全台湾最难订位餐厅-台北RAW

先旨声明,我唔係写鳝稿。所谈论过的餐厅,全程自费。近年算试过唔少亚洲区被誉为最顶级的餐厅,勉强分得出咩係水準之上,咩係名过于实。只希望为读者喺计划外游,外出用膳,或各式喜庆安排时,提供多个参考。唔洗次次去台湾就排小笼包,去东京就排筑地,响香港庆祝纪念日/求婚就去跑马地或者半岛食「法国餐」。

今次打响头炮,係介绍位于台北的RAW餐厅。大家首先会问,我无听过呢间嘢噃,究竟係咩葫芦卖咩药。有请Google大神解说一下。在搜寻后,你会发现最常见的字眼分别係: 「全台湾最难订位餐厅」、「亚洲50家最佳餐厅」、同埋「台湾之光江振诚」。

刚过不惑之龄,江振诚以台湾人身份,在全球饮食界获得的各项殊荣,在此不赘。他的成功路,完全係大家认为老生常谈的「狮子山下.体现香港精神」的故事。有天赋(除左厨艺、绘图设计、八国语言沟通都难佢唔到),勇于求变的决心(早年佢响台湾已经饭店主厨,但甘愿放弃一切去法国由学徒做起,只为更远大的舞台),再配合持续不懈的努力(佢一日当两日用,连放假都用啲时间黎增加自己对食材认识),加上武侠小说般的机缘际遇,成就佢今时今日的高度。

不过,佢并无因此停落黎,更创立「八角哲学」去归纳自己的料理精神。一餐饭八道菜,无分主次,各有特式,不拘泥于传统上餐次序,按当时得令的食材待客,自成一格。

唔少外籍厨师成名后,都热衷于将成功方程式大量複製,在世界各地广设分店。年前,江振诚访问香港,当时问过有无打算开分店,得到的回应非常坚定:「无」。除非有不同类型的新项目尝试,否则唔会考虑。而佢经营的餐厅,亦贯切咗呢个说法。比如新加坡大本营Restaurant Andre,走高级Fine Dining路线,台北的RAW,则是Bistro小酒馆风格。

RAW日常运作主要交由35岁的黄以伦主厨打理。年轻、却历练丰富,由台湾出发,从欧洲归来,即使扛着江振诚的名号,仍不失大将之风。「台湾味」係RAW的主轴,呢个宗旨并无令餐厅「划地自限」,相反更刺激团队透过唔同食材,向食客展现台湾风土。加上全球吹起减低资源耗费的风朝,RAW亦不甘后人,不但尽力用尽食材,更带头停用包装水,以经过滤的新鲜水代替。

踏进餐厅,空间感宽阔,餐枱之间保有适度距离,音乐节奏轻快,墙身带有工业设计,时尚不失优雅,完全唔会有高级餐厅的拘紧感觉。服务员年轻有活力,惟间中稍欠细心,往往需要主动要求,才获得协助。

回说餐单带有「八角哲学」的影子,只列出重点食材,并无具体说明菜式内容,保留神秘感,必须等到上菜一刻,才能一睹乾坤。

第一道菜係台湾人熟悉的儿时小吃「点心麵、香辣豆、菓子薄脆」与最后一道甜点「洛神花冰条」做到首尾呼应,突显本土味。刚才提过珍惜食材,其中一道「猪耳、猪颊、猪尾」正正係物尽其用,将一般易于被丢弃的「下栏」部份,巧手化成「肴肉冻」及「中式馒头汉堡」。

另一道「鲜元贝」亦先将贝柱肉以水莲包捰炸成天妇罗,裙边则与味噌打成酱汁,配合洋葱汤及麵包脆条同食,完全没有丁点浪费。彩蛋部份则是法式费南雪小蛋糕,伴江振诚太太 Pam 提供食谱的泰式奶茶。

总结,以高水準餐厅之言,RAW收费相宜,食得饱之余味道亦有惊喜。即便餐厅经已成名,亦绝不固步自封,敢于在菜式设计作新尝试,作为培育台湾未来餐饮业人才的少林寺,绝对值得多多支持,当然订唔订到位则是后话了。

全台湾最难订位餐厅-台北RAW
中式馒头汉堡

全台湾最难订位餐厅-台北RAW
全台湾最难订位餐厅-台北RAW
全台湾最难订位餐厅-台北RAW
鲜元贝

全台湾最难订位餐厅-台北RAW
菓子薄脆